原標題:科長月薪3000元不敢參加同學聚會:“臉往哪兒擱”
  與其“被動猜測”,不如“主動解密”。面對群眾的質疑,應主動拆除公務員待遇的“圍牆”,唯有公開透明方能贏得理解
  “碌碌無為過7年,都不知道留下了什麼。收入7年沒漲,職級7年沒變,能力是‘聽話加寫報告’,社會關係是‘領導加同事’。而人生卻已步入而立之年,深深感覺到自己是loser(失敗者)”。一位80後公務員在辭職後發出的感嘆,令人動容。
  公務員,可能是當今中國最糾結、最矛盾的職業之一。一面是每年數百萬人爭擠公務員考試“獨木橋”,一面是公務員群體自爆清貧、吐槽彷徨。公務員,這個本應“普通”的職業遭遇了“圍城”般的認知。今年全國兩會上,一些代表委員提出“應該給公務員漲工資”,瞬間便引爆輿論,不少網友表示不同意、不理解、不可想象。
  我國的公務員隊伍超過700萬人,這一龐大群體的薪資待遇究竟如何?網上頻頻曬出的工資單,是“真哭窮”還是“怕露富”?近期,《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走訪了廣東、江蘇、湖南、雲南、寧夏、遼寧等地的近百位公務員,聽他們聊聊“工資那點兒事”。他們中既有初入職場的青年人,也有即將退休的“老同志”;既有地廳級官員,也有普通科員、股員。
  在對他們的採訪中,本刊記者發現,同樣是公務員群體,其收入水平基層與中高層不一樣;發達地區與廣大中西部地區不一樣;“實權部門”與“清水衙門”不一樣。大多數公務員談不上收入豐厚,一樣面臨生活、買房、結婚等生存壓力。因此,管住“隱形收入”,提高“陽光收入”,是公務員薪資改革必然方向,也是即將開始的新一輪公務員工資改革的現實背景。
  “萬一比起收入來,我的臉往哪兒擱”
  在《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採訪過程中,感覺自己收入低的公務員不在少數,在基層公務員和年輕公務員中這一比例更高。
  湖南一個大城市組織部幹部科科長任正科級實職已有8年,如今每月拿到手的工資3000元出頭。“今年春節同學聚會我沒去,萬一比起收入來,我的臉往哪兒擱?”他說。
  本刊記者與兩位副科級實職幹部聊起工資,他們手拿本月的工資明細單一筆筆細算,實拿分別為2305元和2200元。
  “你們的工資怎麼比我們還低?”一位負責門禁管理的保安員旁觀許久後忍不住插話。據記者瞭解,這個區城鎮居民2013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超過3萬元,社會平均工資接近4萬元。相比之下,這兩位副科級公務員的工資水平尚未“達標”。
  “現在就算去蘇南打工,收入也比這高多了。真不知多讀了這麼多年書是為了什麼。”蘇北某鄉鎮一位公務員對記者這樣說。這一點即使是受訪的群眾也多有感受。江蘇省睢寧縣居民孫光耀說:“說實話現在一些基層公務員是挺不容易的,朝九晚五,輪不到吃請,也收不到紅包,每個月就那兩千塊錢。要不是有公費醫療、養老這些好處,估計都沒人願意乾。”
  “我們的工資達不到一個好保姆的水平。”湖南一位“副科實職”說,他大學畢業後通過公考目前任職街道辦副主任,拿著每月2013.6元工資,他和妻子租了一個車庫做住房,苦苦堅守。
  職務、職級“雙低”的年輕公務員,對薪資壓力更加敏感。他們面對的是強烈的心理落差和房價、物價的現實壓力。
  鹽城某縣一位工作不滿三年的年輕公務員對記者說:“一年下來能拿到4萬塊錢,說實話和我當初想象的有差距。我的那些沒考公務員的大學同學,收入基本都比我高。沒想到當了公務員,卻成了同學中的‘低收入人群’。”
  鎮江市一位處級幹部則直言現在基層青年公務員收入太低。他說:“我現在一個月拿五六千元,過日子是沒問題。關鍵我這個年紀,已經沒有房子、孩子這些壓力了。但對於很多年輕人,這部分支出一個月就得兩三千塊錢。現在物價、房價都高,年輕人經濟壓力真的很大。”
  張瑩(化名)是寧夏川區一名副科級鄉鎮幹部,工作4年多的她每月工資只有2476元。“每個月還房貸就要2500元,你說這日子咋過?”張瑩說。
  廣西某地級市正科級公務員林夏說:“剛參加工作的年輕人日子比較難過,普通科員工資拿到手只有2000元左右,只顧個人生活沒問題,要養家糊口、買房買車,都還是要‘拼爹’。”
  雲南省勐海縣布朗山鄉鄉長賽勐給記者算了一筆賬:一個月拿到手的工資是2984元,最近在縣城買了一套商品房,總價30萬元,貸款20多萬元,每月還貸壓力巨大。“由於收入低,很多年輕人來鄉鎮乾一兩年,就走掉了。”他說,國家應該對錶現優秀的基層公務員進行獎勵,為基層創造“拴心留人”的好環境。
  “灰色收入只在傳說中”
  賬面工資低,隱性福利多,這被普遍認為是公務員待遇“公開的秘密”。然而本刊記者調查發現,絕大多數基層公務員無緣隱性福利、灰色收入。不少公務員對被扣上這頂帽子尤為反感。
  於立根(化名)今年26歲,一年前通過考試成為寧夏回族自治區固原市隆德縣城關鎮的一名普通科員。當被問到有沒有結婚,於立根說:“房都買不起,拿啥結婚?”於立根每月拿到手的工資是2735元。隆德縣在六盤山腳下,雖是國家級貧困縣,但最近縣城新開盤的商品房售價每平方米超過3000元。
  “網上都說公務員工資高,在一個貧困縣城我一個月的工資都買不起一平方米的房子,這能算高工資?”網絡上一些對公務員的指責,讓他感到很委屈。
  “要說福利,中央‘八項規定’出台前,我們逢春節和中秋節還能分別有一千元和五百元的過節費。‘八項規定’出台後,真的是什麼都沒有了。”張瑩說。
  隆德縣委某部門公務員王志強(化名)是副科級,他每個月工資拿到手3000元。“這個工資水平連個人所得稅都沒有資格交,真是慚愧啊。”他一臉苦笑,“我們這裡經濟較為落後,‘八項規定’前就沒發過過節費,現在更不可能有了。”
  固原市政府某部門的小李告訴記者,市直機關比基層好一點的是每個月有誤餐費和交通補貼,但是這兩項加一起也不超過兩百塊錢。其他所謂隱性福利,都是聽說過、沒見過。“網上說公務員有福利分房,吃食堂不要錢,甚至女性連衛生巾都發,我也一直想知道,這樣的好單位究竟在哪裡?”小李說。
  王志強說,現在網上輿論把個別官員的福利擴大到每一位公務員身上,把對腐敗和特權的仇視投射在每一位公務員身上,這對廣大基層的公務員來說太不公平了。
  而灰色收入對普通公務員來說,更是天方夜譚。寧夏工青婦系統副處級幹部李翔(化名)告訴記者,其所在的部門是典型的“清水衙門”,根本不會有灰色收入。“灰色收入大多集中在有執法權的單位或一些窗口單位,絕大部分都是領導層的事情,和普通公務員特別是基層公務員沒什麼關係”。
  蘇州一位副處級幹部說:“其實我們都希望收入能公開透明合理。公務員收入改革不是簡單說增加還是降低,而是一個增加合理性的問題。既要讓公務員覺得合理,也要讓群眾覺得合理。讓各方都認可公務員做這些事,應該拿這個錢、值得拿這個錢。”
  唯有公開透明方能贏得理解
  “毫不含糊地講,我認為應該為公務員漲工資。”人社部國家公務員局黨組書記兼副局長楊士秋在今年全國兩會上明確表示,我國公務員職務工資從2006年以來一直沒有上漲,解決工資上漲問題有著迫切需求。
  “從國家治理角度看,公務員收入應略高於社會平均收入水平。但實際上,不同區域、崗位的公務員工資差異很大,尤其是中西部地區和一線崗位的公務員收入水平偏低。”遼寧省委黨校教授周維強認為。
  全國兩會上,一些代表委員指出,應該正確理性地看待公務員隊伍和待遇。不能將一般公務員與手握實權的“領導幹部”簡單混為一談,更不能將公務員與“貪腐”划上等號,不能“以偏概全”地將公務員概念“污名化”。
  全國政協委員侯欣一認為,與其“被動猜測”不如“主動解密”,面對百姓的質疑,應主動拆除公務員待遇的“圍牆”。“如果一直‘秘不示人’,面對公眾懷疑總是‘隔牆喊話’,又何談增進理解與信任?如果公務員的崗位工資、職級工資、津貼標準、福利等全部公開透明,大家看到了公務員工資的真實情況,漲工資也會得到理解,同時也便於立法機構和公眾輿論進行監督。”
  “當前公務員工資制度改革的一個重要方向,應是工資制度、工資標準體系、公務員晉升機制的規範化、科學化、一致化。”周維強表示,新一輪公務員薪資改革應解決津補貼名目繁多、發放秩序混亂的問題,逐步消除地區和部門之間不合理的收入差距,最終促成公務員津補貼發放與國有資產、行政權力徹底脫鉤。“讓公務員的工資回歸到國家嚴格要求的位置上,使公務員的收入與其所在部門擁有的權力完全無關”。
  《瞭望》新聞周刊從國家公務員局瞭解到,目前,公務員薪酬改革方案正在研究制定中。全國政協委員、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副部長何憲在接受本刊記者採訪時表示,未來將著重解決工資結構不合理的問題,使得基本工資占主體,優化工資結構;縮小地區之間的差距,形成合理的地區之間工資關係,建立艱苦邊遠地區津貼增長機制;工資分配上要註意向基層傾斜,穩定基層工作的幹部隊伍,處理好和機關事業單位養老制度保險的關係,做好銜接。何憲還表示,將儘快研究、建立公務員與企業同類人員工資的調查比較制度。
創作者介紹

飲食

ze91zekue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